内蒙古自治区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管 内蒙古网络文化协会主办

设为首页 收藏 登录

当前时间

活力内蒙古官方账号: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辉煌70年 > 草原群英

杜宏:青春定格在边境线上

分类:草原群英  2017-06-23 16:47:53  来源: 北方新报   热度:
2015年12月30日,内蒙古军区某边防团一连连长杜宏牺牲在突击检查哨所的路上,将生命永远定格在31岁零22天。

p1_b (5).jpg
杜宏(中)和战友们(资料图片)

p2_b (5).jpg
杜宏(资料图片)

p3_b (1).jpg
杜宏在执行任务(资料图片)

  2015年12月30日,内蒙古军区某边防团一连连长杜宏牺牲在突击检查哨所的路上,将生命永远定格在31岁零22天。入伍13年,杜宏将自己的青春奉献给祖国最北端的边防哨所,奉献给与世隔绝的雪域孤岛,也将自己的生命永驻于他深爱的伊木河边防线。

  意外滑落

  2015年12月30日下午,杜宏带着官兵们跑完5公里越野,队伍被排长带回了营区。杜宏则独自离开,准备去哨所进行突击检查。

  伊木河哨所建在中俄界河——额尔古纳河南岸的山上,与俄罗斯隔河相望。通往哨所的路有两条:一条是连队通往山顶的1.3公里的林间小路,另一条是山北坡陡峭的“之”字形小路。杜宏选择了后者。这条路是哨所的视野盲区,如果哨兵不在室外巡查,是很难发现有人上来的,杜宏要突击检查一下哨兵的反应能力。对哨所进行检查,是连队主官每天必须履行的职责,只是时间和路线不定。

  对一般人来说,这是一条很难攀爬的小路——山坡呈70度角,没有树木依附,乱石嶙峋,还覆盖着积雪,呈“之”字形,隐约可见,是战士们夏季下山取水走出来的。可是对于身手敏捷、军事素质过硬的杜宏而言,走这条小路算得上轻车熟路。在伊木河驻守了11年,这条小路就是杜宏和战友们的脚踩出来的。可那天,在26米高度的位置,杜宏却意外地滑倒了,从山上滚落。两个小时后,他被战友们发现。当时零下47摄氏度,他的身上挂着一层白霜,身体已经僵硬,身旁一摊殷红的血已被积雪覆盖。

  练兵能手

  从入伍到牺牲,除去在军校学习的两年,杜宏在伊木河整整待了11年。新兵入伍时,他就是训练尖子。2007年,他因为表现突出被保送到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学习,期间还参加了2009年的国庆阅兵。他从军校毕业再回到伊木河时,决定首先将连队的军事训练抓起来。在他的努力下,一连的军事训练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。

  2011年9月24日,在团组织的大比武中,一连一举夺得了团体总分第一名,杜宏个人参加了20个比武课目中的13项,并夺得7项第一。此后,在团里组织的4次比武中,一连都蝉联全团第一。

  杜宏抓训练是出了名的严。前来检查的团领导多次感叹:与其他连队相比,一连的枪磨损得最多,雨衣穿得最旧,很多战士的作战靴也都穿得发白,一看就是练得多、练得实。为了把每名战士都练成精兵强将,他经常带着官兵“折腾自己”。野战生存一走就是两三天,假想敌袭击一整就到后半夜。牺牲前几天,他还计划着利用元旦假期开展适应性训练,在林海雪原组织一场猎人比武。

  杜宏于2002年12月入伍,当时他要求到最艰苦的连队,于是他来到了伊木河。从军事学院毕业后,由于表现优异,又是家里的独子,他本可以选择离家近一些的部队,但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回到伊木河,从此再没有离开这里。

  战友情深

  在伊木河当兵,一年见不到连队之外的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能去最近的镇上采买供给,对战士们来说都是新鲜事。闭塞艰苦的环境,让驻守在这里的官兵们凝聚得更像一个大家庭,而杜宏就是这个家庭的家长、战士们敬畏的大哥,总是把兄弟们记挂在心上。

  2014年8月,战士张明过生日,正赶上杜宏去团里参加比武。比武结束后,他专门去镇上买了一个奶油蛋糕。从团里到连队的路上,他担心蛋糕放在车上会被颠坏,就一直捧在胸前。可到连队打开一看,蛋糕还是散架了,奶油粘在盒子上到处都是,像一团面糊糊。当全连官兵围着这个没了形状的丑蛋糕给张明唱生日歌时,张明哭了,他说那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蛋糕。

  2011年10月,列兵王小慧的弟弟遭遇车祸重伤入院,肇事司机逃逸,他的母亲急火攻心卧病在床,家里无力负担治疗费用。了解情况后,杜宏立即拿出5000元交给王小慧,还为他请了假,订了机票,安排他回家探望。随后,杜宏又发动全连官兵捐款4万余元,解了王小慧家的燃眉之急。

  10年间,杜宏先后为困难战士家庭捐助十余次,累计3万余元。

  钢铁长城

  一连管段河道珍稀野生动物特别是鱼类资源丰富,一直是非法人员企图获取暴利的地方。为了防止越境事件发生,杜宏多次带领官兵与不法分子斗智斗勇。

  2013年10月,据地方通报,两条渔船将要从上游进入一连管段河道。杜宏带领4名战士带着给养物资,乘着冲锋舟向108号航标出发,在离渔船休息点很近的地窨子潜伏。可两天过去了,还没见到渔船的踪影。当时,夜间气温已经降到零下,大家冻得瑟瑟发抖,战士们怀疑情报不准,建议撤回,但杜宏坚持继续蹲守。第六天凌晨,渔船终于出现,船里的人有说有笑,准备上岸吃饭。杜宏迅速指挥执勤组进行包抄,一举抓获6名非法打鱼人员。

  因为打击非法作业从不手软,不法分子对杜宏是既害怕又憎恨,甚至扬言出价30万元取他的性命,但他从不畏惧。担任连长近5年,杜宏带领官兵先后堵截临界人员80多人次,保持了连队管段零越境的记录,筑起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。在杜宏担任连长期间,连队先后两次被原北京军区表彰为“先进基层单位”、3次被内蒙古军区表彰为“全面建设先进基层单位”,连队党支部被原北京军区政治部表彰为“先进基层党组织”。

  永别亲人

  杜宏和妻子张茜都是鄂尔多斯市杭锦旗人,两人青梅竹马。后来,杜宏去当了兵,张茜考上了大学。2002年,杜宏去了呼伦贝尔市的伊木河边防连。那时候,连队只有卫星电话,两人一年也就能打两三个电话。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,两个年轻人仍靠着鸿雁传书,维系着爱情。后来连队通了手机信号,张茜就24小时不关机,电话从不离手,就怕错过了电话,听不到杜宏的声音。

  2007年,得知杜宏要到石家庄的军校学习,张茜特别高兴。杜宏第一次去考试时,在郑州上大学的张茜凌晨两点买站票到了石家庄,只为在火车站和他见一面。虽然只是匆匆地见了一面,但是张茜感觉特别幸福,第一次觉得杜宏终于没有那么遥远了。

  2014年2月25日,是张茜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。那天,杜宏穿着军装,张茜穿着婚纱,手挽手一同走过红毯。坚守了10年,张茜觉得一切都值了。他们本来约定,张茜那年要去看他一次的,却未能实现。杜宏不知道,在地图上,张茜已经无数次丈量了从自己家到伊木河的距离;在梦里,张茜也无数次梦到她和杜宏一起牵手,走向那个大雪覆盖的小小哨所。

  杜宏是家中独子,18岁当兵离家,与家人聚少离多。杜宏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,有严重的糖尿病和风湿病,可母亲总是报喜不报忧,特别支持他的工作。2009年,杜宏的爷爷去世,家里人都说杜宏跟爷爷最亲,应该告诉他。但是母亲坚决反对,因为当时杜宏正要参加国庆60周年阅兵,母亲害怕影响他训练的情绪。2015年1月,杜宏的父亲突发急性肝坏死,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7天,直到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,亲人们才悄悄地告诉他,他才休假回家照顾父亲。

  杜宏牺牲后,父亲第一次去呼伦贝尔,去接儿子的骨灰回家。父亲说,当兵13年,儿子受苦了,在那么冷的地方,得多遭罪啊!父亲还说,不后悔让儿子当兵,儿子永远是他们的骄傲!2016年1月29日,杜宏的骨灰安葬于家乡鄂尔多斯市。这一次,他终于能够长长久久地陪伴相恋十年的爱人和年迈多病的双亲了……(查娜)

分享到: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热文排行